咖喱渚

近期复健,不定期发文。取向all中。没有洁癖。

两个从小闹到大的竹马,无论是怎样讨厌对方,厌恶对方。
在他人眼里却依旧是“关系真好”。
他们年少时,盼着对方早些死去,自己清净。
却在银丝爬上双鬓,眼角延出角纹时,
幼稚的趁对方熟睡时,抚上另一方因大大小小事道满伤痕的手臂,握着人干瘦的手。
一向傲气的他淌下泪,祈求着不曾信奉的神。
祈求让他长命百岁。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