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喱渚

近期复健,不定期发文。取向all中。没有洁癖。

✘想写角色喝咖啡被烫到的时候。
【实际上码了许久一直没写真的是懒死了。】

第一人称。
武侦宰☞
“啊啊——真的是累死了,敦君麻烦倒杯咖啡好嘛?安啦安啦!喝完咖啡好好工作——大概会哦…”
过度夸张的靠在椅背上仰头望着身后银发少年大声嚷嚷着,明明并没有做什么却作出一副累的死去活来的模样,依仗着自己长胳膊勾着那白虎少年的衣角,看着抱怨一句“太宰先生真是很麻烦呀。”还是乖乖去给自己泡咖啡的后辈哼起小曲,看人不情不愿的将咖啡递给自己时才肯直起腰肢伸手接过。
“啊呀谢了敦——噗咳——哇好烫好烫好烫!!”
递到嘴边刚触碰到唇齿的液体瞬间将自己要吐出的谢词咽下以及让自己的脸涨红起来,赶紧起身呸呸吐掉嘴中灼舌的液体,胡乱放下的杯子中棕色液体染上了绷带,颜色实着难看,吐着舌头不顾形象的皱着脸,四指并拢不断扇动着,大着舌头还不断抱怨。
“敦君真是太不小心了——我以后再也不喝热咖啡——”

“太宰先生你怪谁?!!”

两个从小闹到大的竹马,无论是怎样讨厌对方,厌恶对方。
在他人眼里却依旧是“关系真好”。
他们年少时,盼着对方早些死去,自己清净。
却在银丝爬上双鬓,眼角延出角纹时,
幼稚的趁对方熟睡时,抚上另一方因大大小小事道满伤痕的手臂,握着人干瘦的手。
一向傲气的他淌下泪,祈求着不曾信奉的神。
祈求让他长命百岁。